梁宁产品思维30讲 02 案例:用户体验与结婚教练

<根据录音整理,段落为记录分割,略有删节和部分词语调整。>

今天我想讲一个结婚教练的故事。她其实是我的一个朋友,现在在做的工作是指导30多岁、下定决心要结婚的女生如何能够在一年半之内搞定结婚。她的方法已经帮助了30多个30多岁的女生完成了结婚。这个结婚教练,以前是干什么的呢?她以前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他的这套结婚体系,其实内容挺多的。这堂课呢,我想把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拿出来分享。这个环节呢,就是如何观察和判断一个人。

结婚也好,你创业找合伙人也罢,都是非常重要的长期关系。改变一个人,是非常非常难的事情。所以如何在开始之前,就去相对完整的、有框架的去观察一个人,对这个人去进行适配的一个判断,也许呢,是更重要和更关键的。结婚教练就是用互联网的产品经理如何观察和判断一个产品的专业视角,来训练她的用户如何去看一个人。因为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产品,大家其实都会有自己的感受,但是如果没有经历过专业的训练,所有的感受都是混杂的、混沌的,而且呢,你的情绪一定会被你最有感觉的那个点牵制住。所以就会有强烈的认知偏差和情绪偏差,并且能在你没有强烈感受的这个点呢,还会有大面积的认知盲点和思维遮蔽。而产品经理呢,则是有一个完整的框架体系来看一个产品。不管你的第一直觉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其实,你都可以用这套框架相对完整的度量一下说,“我对这个人的认识到底有多少呢?”。

我就简单介绍一下如何用一个产品经理看一个产品的专业化的方法论,去指导一个女孩儿怎么去看他的相亲对象。那就是从外到内,大概有五个层次,我来一一介绍。

第一层,也就是最外层,感知层。一个产品你拿到了,设计的美不美?质感怎么样?一个人,你看到他的第一眼,这个人的身材相貌,说话什么口音,穿衣服怎么搭配,这就是最外层的感知层。

第二层是什么?第二层是角色框架层。角色是很重要的一个词,我们会专门在第一模块用一刻的时间来讲。简单来讲呢,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角色里,并且被角色驯化。比如说,你到银行遇到一个银行职员或者是一个军人,或者是一个公务员,你在和他打交道的时候,其实你明显能够看到他身上角色的痕迹。比如说你在办公室和你的公司的同事交往,大家的相处首先就是角色的对接,对吧?我们谈什么内容?我们知道哪些东西?其实都会被你的角色所控制。所以基于表面的感知、基于角色化的接触,其实都是一些非常浅层的关系与所以也就是说咱们日常和人的接触,多半其实都是浅层关系,因为大家上班都是基于角色,再做彼此的交流。大家在接受各种服务,为你提供服务的那个人其实也都是角色所设定好的沟通方式和交付内容,然后再与你进行去沟通,交割和讨论。也就是说如果你是在角色扮演里,两个人只是角色的对接关系,其实是没有办法达到彼此的深入了解和深层关系的。

什么是深层关系,那就要走到角色之下的下一层,第三层。从第三层开始就是一个人的深层部分了,那第三层是什么呢?是资源结构层。它可能会包括了一个人的财富资源、人脉资源、精神资源,每个人其实都是不一样的。就是我们人生的历程。其实大概在很多时刻,很多人都会处在同一个角色里。比如说我们都曾经是学生或者是说毕业刚工作的时候,我们都是想小职员。

但是接着因为每个人的资源不一样,大家的精神资源不一样吧,出身背景、家庭的人脉资源不一样吧等等,资源结构会推动一个人。就说我们可能都曾经是在某一个角色,但接着他未来会进入到不同系统的不同角色。到了资源结构的这个层面,好多姑娘已经不会观察,不会判断了,她看一个人说外表怎么样,衣服穿得好不好?或者问些非常表面化的问题,比如说你存款多少钱啊对吧,你有房有车吗?如果用我们产品经理的专业术语,这个叫做什么呢?叫做只抓表面数据。这种用户研究行为,应该说非常非常低级的。如果是只能抓表面数据的产品经理,肯定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就好像是说一个女生如果只能根据一个人的感知层、或者基于角色去进行交流,或者表面数据存了多少钱、有没有房,有没有车去对一个人去进行判断,那这个人其实也是没有办法和别人去建立深度关系的。

在这个深度关系之外,再往下一层是什么?这个才是一个人真正的内核。下面还有两层,我把它放在一起讲。

第四层是人的能力圈。第四层,再往内呢,就是一个人的内核,就是他对自己存在感的的定义。他对他自己“我为什么而存在”,到底是怎么感知的。就是什么状态下,他的存在感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什么时候他的存在感就让他极度不爽、让他烦躁。

存在感之于人,就好像生存之于动物一样,是触发情绪和推动行动的开关。你观察一个动物,它的状态、它的情绪,其实都是它的生存需求是不是被满足。狮子为什么要去咬长颈鹿,其实也很吃力呀,也很勉强,然后也有点打不过,但是必须厮杀下去,因为饿。因为生存不满足,生存的需求在驱动它。如果它吃饱了,它才不这么费劲呢。一个人为什么奔波?为什么焦虑?为什么她不安静、机关算尽、上窜下跳。其实是因为他的生存感、他的存在感,还没有被满足。动物只要能够生存,生存条件满足,就很愉快了。但是人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只要能够在一段关系里,比如说我在一个家庭中,我在和我的爱人之间的关系中我的存在感是清晰的,对方给了我足够的确认感,我就能够满足。其实很多女孩儿都是这样的。但是有的人就说我只能够在一段关系中找到自己的存在,但是远远不能满足我对自己的把握,需要在一个更大的领域里,我需要在职场、需要在办公室里,我需要在行业中,我需要在广大的社会的影响力里看到我自己的存在感,看到了人对我的重视。其实很多男人人是这样的。所以呢,就像是生存在驱动动物奔波撕咬一样,对存在感的寻求以及不安全感其实也是在驱动男人或者是女人,思前想后,废寝忘食,找人找钱找事折腾,去满足自己,确认自己的存在感。而动物呢?是在不断的奔波和撕打中不断地强健自己的肌肉。一个人呢?是为了不断地强化自己的存在这种感觉的左突右冲力,扩充了是自己的能力圈,这是我们刚才说的最内核是存在感,然后外层是能力圈。而如果一个人的存在感满足了,他的能力圈就不会再扩充了。说好多女人结了婚就不化妆了,男人满足了就不奋斗了,是一样的。

因为扩充能力圈提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你想狮子为了吃饭去杀长颈鹿,其实它挨打也是极其痛苦的。我们再把一个人从外而内的五层,再捋一遍。

最外层的就是感知层,你看到了一个人的样子,你看到这个人,他的相貌,举止,着装,当你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你要知道有一部分是天生的,那有一部分是角色化的产物。在感知层之内的第二层是角色框架层。在决策框架层的第三层的是资源结构层。就是资源不止是大家一般都认为的人脉呀、财产啊,还包括了一个人的精神结构和他的精神资源。在资源结构层往后的一层就是能力圈,在能力圈的里面就是这个人他对他自己存在感的的感知。所以如果你明确知道自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你就会不断改变自己的能力圈,改变自己的资源,甚至改变自己外在的样子。

比如说,2005年,我同时认识了做豆瓣的安危阿北、做抓虾的徐易容、做校内网的王兴。当时如果你看到的话,你会发现觉得这三个人很像,都是外表很斯文的这种文艺男青年,做的都是Web20的网站。十几年过去了,你会发现这三个人的能力圈和资源结构,都发生了非常的变化。他们的公司也成了完全不同的三个企业。王兴做了美团,徐易容从抓虾做到了美丽说,再到了HiGo。阿北一直在做豆瓣,已经快14年了。所以呢,如果你能够进入到这三个人的内心,你就会发现,即使在2005年,在他们外表看上去很像的时候,其实他们内心里对自己存在感的感知和驱动力就是不一样以的。

以上我简单介绍了一下如何用产品经理看产品的认知框架,然后怎么能够一层一层的去观察和分析一个人。

对浅层关系,确实是最表层的,感知层就够了。就好像是说你只是打算购买使用一个产品,你只要看到最表层就够了。如果你只想谈个恋爱,并不打算和任何一个人的命运去深入勾连,你只也要看到看到最表层就够了。但如果你追求的是深度关系,是长期关系,你需要看到的就绝不仅仅只是在表面上已经呈现出来的结果。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完美适配一个人的成熟产品,你需要看到的是,让一个人他能够持续让自己变化的内在的动力,然后在漫长的、不确定的未来里,你们两个人是不是能够一起拥抱不确定,拥抱变化,在变化中变得成熟,彼此适配。这个才是更关键的东西。如果你只是做用户,想短期关系,然后捡现成的,你看到一个人的感知层和决策层就够了。但是如果说你是要结婚,你要投资一个人或者要选择和某个人成为长期的合伙人,这个人对自己的存在感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自我设定和感知,他对自己的能力圈的建设和经营,他对自己的资源地建设和管理才是更重要的。

如何用产品经理看产品的认知框架来看一个人,就基本上讲完了。

我们讲到了用户体验和结婚,所以呢,这两个话题连在一起我就实在是忍不住想讲一讲我们产品狗的大神,乔布斯和三个女人的故事。

乔布斯的三个女人,第一个就是布伦南。布伦南在17岁的时候和乔布斯读高中的时候两个人就认识了,接着分分合合大概5年,布伦南在18岁的时候第一次怀孕,但是根据两个人当时的协议呢,她去做了流产,23岁的时候布伦南再次怀孕,生下了乔布斯的第一个女儿Lisa2005年,50岁的布伦南给乔布斯写信,希望乔布斯给他一些钱,乔布斯没理她。又过了十年,到了2009年,布伦南当时疾病缠身,而且穷困潦倒,借住在朋友家。她给乔布斯写邮件,说“我病了三年,已经别无选择,我最后一次请求你,请考虑一下为我提供1万美金,帮我度过几个月的时间。”2009年,那个时候iPhone已经发布了,乔布斯再次封神,我们都对他崇拜得无以复加。这样的大神当天就回复说,“我不会被要挟”。

听上去这怎么样?我们讲她第二个女人。他的第二个女人叫Tina。在乔布斯的人生最后的日子,他和自己的传记作者谈到Tina的时候,乔布斯当时就潸然泪下。他在传记作者面前提到Tina的时候用了这些句子,“她说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她是我真正爱的第一个人”、“我们是那么的心意相通,我不知道还有谁能比她更理解我”。你要知道,那个时候其实他和他太太已经结婚20多年了。当然他是向Tina求过婚的。1989年的时候,乔布斯向Tina求婚,Tina当时就拒绝了,她说,爱上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这种痛苦令人难以置信。Tina曾经在他们的卧室的墙上写着一句话,忽视是一种虐待。乔布斯的肯定是觉得自己这么爱Tina,但是Tina显然会觉得说这个用户体验实在是太差了,没有办法坚持下去。当然可以认为,Tina没有那么爱乔布斯。

第三个女人其实就是我们都知道乔布斯的太太劳伦·鲍威尔。劳伦说过一句话,“他像激光那么专注”,当他的光芒照耀到你身上,你就会沐浴着他的关爱;但是当他的光芒转移到其他关注点的时候。

你就会觉得人生非常黑暗。我觉得这句话很真实。因为她几乎是用另外一种方法解释了,Tina为什么要在墙上写“忽视是一种虐待”。区别是什么?区别是Tina没有办法忍受,而劳伦找到了消解这种体验的方法,并且陪乔布斯27年。给了乔布斯稳定的情感支撑,陪乔布斯度过了重返苹果前后的那一段很艰难的时日,与癌症作战的最后的人生时光。今天,当我们谈到这位乔布斯的遗孀的时候,我们更愿意谈,说她继承了乔布斯的100亿美元遗产。

但是说了第一个和第二个女人的故事,你是不是可以想一下,就是劳伦这个人,她曾经经历过什么、她承受了、她消化了什么,是不是这个女人的本身其实是非常强大的。

今天,我们是把一个人由表及里的五层讲了一遍,又顺便八卦了乔帮主的三个女人,由表及里的对乔帮主的不同体验和感受。

这个时候,我们再想一想就是你对人的这几层,感知层、角色曾、资源层,能力圈和存在感,你最在意哪一层?你最不能忍哪一层?如果在生命中你遇到乔布斯,你能和这样的人长相厮守吗?给你个乔布斯,你接得住吗?你要不要?八卦就讲完了,我自己非常开心,希望你也喜欢。从下节课开始,我们进入正式的课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