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蛋网卖两个JVC商品,从标题到介绍,让人哭笑不得。
两个商品网址分别为:
http://www.newegg.com.cn/Products/ProductDetail.aspx?sysno=57017
http://www.newegg.com.cn/Products/ProductDetail.aspx?sysno=57016
标题分别为:
JVC 杰伟世 迷你音响 SP-NXG7 音箱 (不含图中主机) 完美音质体验!震撼效果表现!特价促销中!
JVC 杰伟世 迷你音响 CA-NXG7 主机(不含图中音箱) 高品质音效输出!尊贵音质体验!限时特价促销中!
“SP-NXG7 音箱 (不含图中主机)”和“CA-NXG7 主机(不含图中音箱)”是关键区别。
这类商品名称包含型号,非常重要,因为用户可能是从其他渠道了解到商品,再到网站进行购买。直接标出型号能缩短用户的寻找时间。
让人迷惑的是“不含图中主机”和“不含图中音箱”。
既然“不含”,为什么又要显示“含主机”和“含音箱”的图片?
到底是卖“主机”还是卖”音箱“?
型号基本相似,一个缺主机,一个缺音箱,是巧合还是两者本来就是一回事?
继续看下面的商品介绍。
两张一模一样的图片!!!
完全看不懂了。
把描述或介绍做成一张图片,取代普通的文字描述是很多网站的通病,有害无益。
无论如何,图片下载速度都低于普通文字的下载速度,用户等待时间延长。这张图片将近400k,糟糕时,可能无法正常显示。
图片容易掩盖文字重点,文字本身具有的标题、粗体、段落等格式失去了作用。
用户需要花费更长时间寻找、阅读内容,确定产品规格等细节,有可能会发生用户无法知道是不是要购买的商品。
商品名称相似,图片一模一样,令人费解,用户会不会怀疑自己到底要买的是什么?
难怪有人留言:
“奇怪啊,为什么只放音响不放主机?绝对是误导啊,差点就上当了。 ”
右侧,NXG7优惠套装,看到这,“聪明”的用户一定恍然大悟了,原来主机+音箱原本就是一套!
JVC管理员也给出了答案:
“JVC的NX-G7是有2个独立的包装附件构成(CA-NXG7 + SP-NXG7)
拥有独立的国际条形码,所以需要分开表明价格.
但必须合在一起销售.JVC的指导零售价是:3190元”。
如果真的是必须一起销售,为什么新蛋是拆开卖?
拆开卖就意味着可以单独买。
没人搞得懂了。
“拥有独立的国际条形码,所以需要分开表明价格”,这和一起销售矛盾么?没有办法解决么?解决成本很高么?
JVC管理员又给用户强加上国际条形码概念,殊不知用户根本不关心这个。

大约去年年底,我开始阅读letting of the words这本书,一直到最近才读完,断断续续写了一些文章
书是好书,浅显易懂,实例丰富,读起来也不累。
书中介绍了很多基本原则,比如什么时候用清单(list),什么时候用表格(table),什么时候用序号,为什么尽量避免使用click here等等。
看似简单,实则内涵丰富,回归到网站的最基本问题,即内容(文字),内容决定形式,一切设计都应从内容开始考虑。
国内网站不重视写作(文案)是普遍现象。排版混乱、文字呆板、堆砌、叙述矛盾、文不对题等等经常看到。
alibaba国际站有一个网页,名为Supply our Big Buyers in 2009
最下面有两段话:
Suppliers
Want to know more about how Big Buyer events can help you? Click here
Buyers
If you’re a Big Buyer and want to learn more about how we can help you, Click here
按道理,两个Click here应链接到不同页面。实际情况是到了同一页面,很不幸,用户得再选择一次。
究其原因?仔细看每页网址就会猜到一些了。
是设计问题,还是文字问题?
都有问题。
这本书并不是单纯说“怎么写”内容,还包括“怎么编排”内容。而后者属于设计因素。
抛开设计因素,如果你是文案高手,大可不必阅读此书,平时稍微注意一下网站内容写作方式已足够。
但可能更普遍的情况是,公司没有专门的文案,写文字的人也不一定擅长排版,设计师也不会写作。
另一点应当说明,阅读本书需要一定英文基础,否则会对书中讲解的例子一头雾水。中文和英文使用习惯上有所不同,书中所列原则并非一定适用于中文网站。
PS:最近在考虑把自己收集和购买的电子书(大多是英文)整理出来,共享到网上。

今天看到文章—《JavaScript语言精粹》译者序及样章试读,想起几年前写过有关英中翻译的文章。阅读了样章,发现存在不少问题,所以想多说几句。
声明几点:
1 我非专业译者,翻译文章或书籍完全出于工作需要或兴趣推动。翻译水平远远无法达到出版水平,更多属于自娱自乐,打发时间。绝无贬低译者的翻译水平,纯粹讨论问题。若有冒犯,译者多多包涵。
2 我属于技术“盲人”,不要说大牛,连普通技术人员也算不上。除了勉强写几行html代码,其他基本不会。毫不怀疑两位译者的技术造诣,包括准确把握术语和描述。但技术、设计书籍属于术语、专业知识,同样还有很多基本语言现象。同时还有一点很重要,即用浅显易懂的语言解释复杂深奥的内容,随时向初学者敞开大门,绝对是美德。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学过英语的人很多,但多数人还是习惯、期待好的翻译著作,尤其是专业书籍。好翻译一定能保持技术书籍常青。
3 为了省事,稍微对试读的两张做了手脚,方便复制拷贝,还请译者见谅。
4 语言是高级艺术,不断发展变化,各种翻译理论方法层出不穷。翻译牵涉方面广泛,我说浅谈,绝非高抬自己,也非故作谦虚。只够浅谈,只能谈部分自己看到的问题。希望至少能减少纸张油墨使用,呵呵。
回到正题。
1 A
冠词很搞人。汉语里没冠词这个概念。最难理解的一点,冠词A所代表的“一”并不是常说的量词“一”。如果没记错,我学的第一个句型是This is a book。英语老师不可能向初学者解释清楚冠词,所以只能解释为“这是一本书”(估计无数人被这句话骗了)。这句话的真实意思是说“这是书,那是笔”。多数情况下,a译成中文时,都不用说出来“一”。
原书1.3:
If you have a web browser and any text editor, you have everything you need to run JavaScript programs. First, make an HTML file with a name like program.html:
翻译:
如果你有一个Web浏览器和任意一个文本编辑器,那么你就有了运行JavaScript程序所需要的一切。首先,请创建一个HTML文件,可以命名为program.html:
两个a都不代表“一个”,意思是说只要有浏览器和文本编辑器,就可以运行JavaScript程序。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不再一一列举。
2 我、你,无主代词
不少技术书籍里面“我”,“你”,“我的”,“你的”漫天飞。汉语和英语不同,很多时候不需要说出“人”,只靠上下文就完全能判断出来主语,东西的所有者等。英文则完全不同,不仅多数情况下都需要明确写出主语,名词前面更是需要冠词或者物主代词等。英文中的物主代词翻译成中文时,往往可以不翻译。
仍以上句为例:
If you have a web browser and any text editor, you have everything you need to run JavaScript programs. First, make an HTML file with a name like program.html:
You肯定是你,即读者,完全不用翻译,读者不会认为作者在说奥巴马。请注意,译者没有翻译祈使句中的“你”。
1.3中另一句:
Next, open your HTML file in your browser to see the result.
翻译:
下一步,用你的浏览器打开你的HTML文件去查看结果。
肯定是用“你的”浏览器打开“你的”html文件,奥巴马用“奥巴马的”浏览器打开“奥巴马的”文件。
3 连词
照我的理解,现代汉语语法结构深受英语影响。古汉语好像并没有太多从句或者连词概念和用法。英语中,连词、分句比比皆是。短句是汉语强项,长句是英文强项;汉语更不擅长定语从句,英语定语从句能一直写到天边。当••••••的时候,一看就是英文,汉语不这么说。
我的方法是,不要去管原文中的连词,把长句打断成多个短句,更符合汉语习惯。
两章翻译中,很多地方一看就是照着原文结构翻译,完全忘记了汉语本来面目。
修改后,1.3整句
If you have a web browser and any text editor, you have everything you need to run JavaScript programs. First, make an HTML file with a name like program.html:
可以译成:
只要有网络浏览器和文本编辑器,就足够运行JavaScript程序了。首先,创建一个HTML文件,可以命名为program.html:
特别说明,web大小写并不是一个意思。
4 主动与被动
英语汉语中都有被动。采用被动的原因很多,汉语中用“被”表示被动,但不是只有“被”才表示被动。
第10章:
I was invited last year to contribute a chapter to Andy Oram’s and Greg Wilson’s Beautiful Code (O’Reilly), an anthology on the theme of beauty as expressed in computer programs.
翻译:
去年我被邀请为Andy Oram和Greg Wilson的“《Beautiful Code》(译注1)”(O’Reilly出版)一书写一篇文章,这是一本以计算机程序的表达之美为主题的选集。
一看就想笑,汉语中哪有说“我被邀请”的?一般都说“我受邀”,“有人邀请我”也行。
另外chapter不是一篇文章的意思。
5 字典不是翻译
很多人,至少我有不少同事都认为搞本字典,翻译就行了,所以金山词霸往往被理解成机器翻译。机器翻译远比这复杂。
字典是用来解释某个词的意思,并不是说字典上怎么写的,我们就照抄。无数人都是照抄字典翻译,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的”,“地”和“得”。
第10章:
My microwave oven has tons of features, but the only ones I use are cook and the clock. And setting the clock is a struggle. We cope with the complexity of feature-driven design by finding and sticking with the good parts.
微波炉有一大堆特性,但是我只会用烹调和定时,使用定时功能就足够麻烦的了。对于特性驱动型的设计,我们唯有靠找出它的精华并坚持使用,才能更好地应对其复杂性。
修改如下:
微波炉有一大堆特性,但我只用烹调和定时,定时功能就够麻烦了。对于特性驱动型设计,唯有找出其精华并坚持使用,才能更好应对其复杂性。
多数情况下,汉语根本不需要“的”,“地”和“得”。
相信去掉“的”,“地”和“得”,这本书会更“薄”。
6 个人风格
风格一直饱受争议,有人认为应当保持原作风格,也有人觉得译者应当有自我风格。无论哪种,都需要很高水平。我自己觉得在保持原作风格基础上,大胆尝试,努力建立我风格。在正确理解原作基础上,大胆分解原句可能是正道。